石油人才網,國內專業的石油求職招聘網站 招聘熱線:0755-33525761/36517013

個人/企業 注冊 登陸
1
2
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業界動態

全球國有石油公司開始朝著碳中和方向邁進

石油人才網 發布時間: 2021/8/26 16:04:00 文章來源:中國石化新聞網

據世界石油8月25日報道,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在7月底宣布將更加注重定期地披露其溫室氣體排放量,但給投資者留下了更多的疑問,而不是答案。該公司隨后拒絕討論為何從4月到6月,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同比飆升了兩位數。

越來越多的國有石油公司正面臨來自外國股東和投資者的壓力,要求跟蹤并減少碳排放,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與私人控股的同行不同,這些石油公司的主要股東是政府,這使得一些風險更大或更具實驗性的選擇變得遙不可及。

全球風險咨詢集團Control Risks全球研究副總監喬納森•伍德(Jonathan Wood)表示,國有石油公司在進行投資或業務戰略調整方面的靈活性較低。例如,他們不能簡單地出售高排放資產。他們的任務是限度地增加政府收入,并確保廉價國內能源的穩定供應。他們通常在有價格控制或其他旨在達到這些結果的措施的市場開展工作,這與國際石油公司所面臨的情況非常不同。

各鉆井公司面臨的挑戰也不盡相同,其中一些公司在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方面遠遠領先于其他公司。雖然每家石油公司都有自己獨特的驅動因素,但絕大多數公司的行為將取決于政府的經濟和政治戰略。

歐洲國家能源公司,如挪威的Equinor ASA,由于歐洲的財富和雄心勃勃的氣候承諾,在可持續發展方面名列前茅。與此同時,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自兩年前首次公開募股(IPO)以來也加快了步伐。該公司不僅面臨來自外部投資者的壓力,還得到了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推動,他的2030愿景改革計劃旨在使經濟多樣化,為后石油時代做準備。

即便如此,沙特阿美仍落后于國際石油巨頭的發展步伐。彭博社的一項調查顯示,今年年初,該公司將其排放量少報了50%。盡管該公司后來表示將改進報告,但在今年3月,其承認兩家全資資產沒有被包括在其2020年度報告的排放統計中。沙特阿美堅持只披露其控制的資產的排放量,不包括煉油廠和化工廠的多家合資企業。

與此同時,在較貧困地區,政府控制的石油生產商面臨著更大的壓力,需要在可持續發展目標與國家經濟需求之間取得平衡。在極少數情況下,比如哥倫比亞近決定將一家電力傳輸公司出售給其國有鉆井公司Ecopetrol,而該公司的目標是到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這兩種需求可能會同時出現。

毫無疑問,這是出于財政考慮。哥倫比亞2012年至2018年財政部長,現在的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的高級研究員毛里西奧·卡德納斯(Mauricio Cardenas)表示,這是由財政部推動的,因為需要確保額外的收入以減少疫情期間激增的財政赤字。如果事情以正確的方式進行,實際上可能有助于Ecopetrol實現其凈零目標。

更常見的情況是,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和可持續發展目標并沒有那么協同。例如,由于墨西哥石油公司的煉油廠缺乏從初將原油轉化為汽油過程中留下的污泥中提取清潔燃料的技術,因此也增加了高污染燃料油的產量。這個國家的煉油廠生產的汽油越多,他們需要的清潔燃料就越多。

墨西哥能源部長Rocio Nahle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當然在增加燃料,雖然打算逐步停止生產,但我并不擔心,我在墨西哥中部重新配置了幾家煉油廠,將于2023年完工!

隨著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要求使用污染更少的燃料,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一直在向國家公用事業公司聯邦電力委員會(commission Federal de Electricidad)廉價出售燃料油,供其工廠燃燒。聯邦電力委員會每天從Pemex購買約4.5萬桶燃料油。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BloombergNEF)計算,將發電廠從天然氣轉換為燃油會多產生16%的二氧化碳。同樣,在巴西,由于干旱導致水電短缺,巴國油增加了燃料油的銷售。

國家石油公司也從正在剝離化石燃料業務的國際巨頭手中吸收了更多的石油資產,例如墨西哥石油公司計劃從荷蘭皇家殼牌公司手中收購德克薩斯州的Deer Park煉油廠,該公司于5月宣布了這一計劃。然而,伍德指出,如果他們被迫對外國司法管轄區的環境法規做出回應,可能會對其國內業務產生連鎖反應。

并補充道:“如果你必須為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大型煉油廠報告溫室氣體排放,這就需要全面的機構管理能力和戰略發展知識。對許多這樣的公司來說,下一步不只是要弄清楚目標應該是什么,而是要如何量化和衡量這些目標,并切實改善業績!

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報告稱,幾個月內發生了兩起海上平臺爆炸事件,近一次發生在周日,造成5人死亡,減產了約四分之一的常規產量,該公司正受到越來越多的審查。早前7月的爆炸引起了墨西哥灣的一場大火,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能源咨詢公司IPD拉丁美洲董事總經理約翰•帕迪拉(John Padilla)表示:“在他們的季度報告中,要表明他們正在處理ESG問題,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張幻燈片報告!

分析人士表示,改善國有石油公司碳足跡的主要途徑是國際社會鼓勵發展中國家減少排放。Rystad Energy的數據顯示,國有石油生產商的石油供應占全球石油供應的一半多,到2050年這一數字可能會達到65%,考慮到這一點尤為重要。據《彭博資訊》(Bloomberg Opinion) 9月份的一份報告估計,未上市的國有化石燃料公司的排放量占全球排放量的20%左右,另外19%的排放量來自上市的國有石油生產商。

卡德納斯認為,這種激勵可以采取融資的形式。,除非他們的政府完全致力于減排目標。這些公司真正采取強硬立場的原因是融資成為了問題。

 


【免責聲明】

石油人才網發布的資訊,是為傳遞共享信息為目的,不以贏利為目的,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本站轉載的部分資訊稿件涉及作者版權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作出刪除處理。

5544444